世界上最残酷的体能训练营—Kokoro

 johnnygu  1  3991

当一个常年从事铁人三项运动的运动员参加一次Kokoro训练营(——海军陆战队塑造队员而进行的超越极限的训练)时,他要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痛苦的:我能挺的过去吗?第二个问题则更加形而上的:我真的想要参加吗?

出自 T.J. Murphy

2014.12.16

sealfit-feer-carrying-hofius_h

Kokoro camper Peter Feer carrying Jon Hofius during a buddy drill.    Photo: Peter Bohler

我是个运动狂,总是在寻找下一个运动挑战,当我在网上搜索时发现一个叫做Kokoro训练营的健身项目,脱胎自海军用以挑选海豹突击队的地狱周测试项目。Kokoro总部设在恩西尼塔斯,加利福尼亚州,由的 Sealfit公司的教练们运营,他们大多现役或前海豹突击队员,并且1595美元就能享受到三天的严酷训练,作为你付出金钱的交换,你将收获一份史上最严苛痛苦的训练项目。

“Kokoro训练营的目的是要帮助你发现自己最深层的潜力” Sealfit诠释道“训练将把你推到极限,这绝对不是是简单的‘来此一试’项目,你必须有足够的准备和理由参加训练营,最终换来的将是彻底的解放”

这听起来很严苛。后来我知道住在家乡加利福尼亚,帕洛阿尔托附近的一个朋友  Greg Amundson 已经参加过这个训练营,他在当地健身届是个大神一样的存在,并且他还是前SWAT特种部队队员和现役的药品管理署官员。他郑重的告诉我“兄弟,Kokoro 绝对是货真价实的” 同时摇了摇头补充道“而且是合法的”

 

我被这个训练营吸引是因为在二十五年马拉松和铁人三项运动后觉得无聊了。我的上次比赛是参加的法国铁人三项联赛,那是2005我43岁的时候,在蔚蓝的海岸和中世纪的古老村庄中的比赛无疑是种享受,26.2公里的赛程,除尼斯海滨的一路平坦略微有点无趣。当我第五次冲过铁人三项的终点线,我只是耸耸肩,等待下一次挑战的到来。


Kokoro 训练营由前海豹突击队员,51岁的 Mark Divine创立,训练营的项目绝对是从心理上和精神上的严酷磨练。

 

mark-divine-sealfit

Sealfit 开创者Mark Divine.  拍摄: Peter Bohler

当我更进一步了解Divine后,我才发现痛苦和牺牲是如何成就他的, 1980年代时他当时是华尔街的一名会计师,职业前景一片大好,但是他并不没有感到快乐,后来他取得了空手道黑带,他的导师说了一句令他难忘的话“一天,即一生”。1989年Divine辞去了工作打算去海豹突击队服役,他的计划着实震惊了家人和他的老板,但是Divine从未如此快乐,在海豹突击队服役6年,1996年他被调整为储备队员,当年他在科罗纳,加利福尼亚州的海豹突击队训练基地附近开了一家训练酒馆,1997年他买了navyseals.com域名并开始在网上销售战术服装和装备。

转折的时刻是2004年,当时他正在恩西尼塔斯州学习瑜伽-同时攻读关于领导力研究的博士学位,他被征召并派往伊拉克,在飞往战区的一架C-130精神很紧张。后来他发现货仓有块空间,于是就做起了瑜伽的拜日式动作和深呼吸练习,当时在场的陆战队员都投来了奇怪的目光。

驻扎巴格达时,Divine经常把他的M4步枪放到一旁,伴着头顶呼啸的炮弹开始90分钟的瑜伽练习。这样有助于缓解战场上的压力,专注头脑。这段时间有些想法也在酝酿了。

 

tj-murphy-sealfit-grinder

笔者正在艰苦训练中。   拍摄: Peter Bohler

Divine在2006年步入健身行业,并在恩西尼塔斯州的中央广场租了一个处地点—小的跟停车位似的空间,他就在那里磨练健身队员。Divine开始了关于身和心运动的探索最终成就了Sealfit, 同年他开始了第一次激烈训练营,理念是创造一个能让参与者体会到kokoro的含义,kokoro是一个日语词汇,意指“身和心的融合成为精神”

“海军地狱周”是新入海豹部队开始时为时五天半训练,全天二十四小时的体能训练。候选人整个训练周只有四个小时睡眠,目的有俩个:选拔优秀的队员并且建立团队成员之间赖以生存的忠诚。

“Kokoro训练营和海军的训练营是不同的” Divine说道“海军的训练是为了在精神上已经颇为强硬的队员中选拔出更优秀的成为海豹突击队员。Kokoro的目的择时帮助你挖掘你的身心潜力”


参加Kokoro训练营的成员在入营之前就需要严格的标准——最少要能在6个小时之内完成20公里的负重行军。不过即使你超越这个标准,教练们能找到其他方法让你崩溃。每一个参加者都必须依靠团队的力量。“没有人能独自一人完成训练” Divine如是说。

 

Derek Price,前底特律雄狮橄榄球队队员,在退役后开始参加铁人三项,并在2010年参加过Kokoro训练营。“我完全没想到教练从第一个小时开始就把我们逼进状态”,他回忆道。“我想着中间会有缓冲,可是完全没有。”我问Price训练营跟专业橄榄球赛相比哪个更难。他说到“Kokoro训练营是我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事情。”

 

sandbag-hoist-kokoro

Michael Israelitt将沙袋举过头顶.   拍摄: Peter Bohler

训练营的名声传到了军营以外,很多没有部队经历的人很感兴趣,所以Divine开始一年提供五次训练营。随着参加者越来越多,每批训练营大概有40名男女队员参加,他们大部分都是平民,其中只有五分之一的人来自部队,其他的有健身狂人,商务人士,还有以前苛求挑战自己极限的人。

Divine强调如果你打算要参加Kokoro,你得知道你为何而来。显然对于参加海豹突击队我50的年纪早已超龄20多岁了,如果单是要炫耀自己我可能回去参加马拉松或者铁人三项,但是Kokoro完全不同。就像Price后来告诉我道:“参加Kokoro你没有机会考虑其他的,然后来自你内在发成的改变才是重要的”

在30多个不同版本的训练营项目中,没有一次团队中的队员能够全员通过,他们告诉我只有很少50岁年纪的队员成功通过。所以我蓄谋在训练营前开始训练做准备

我结合了交叉健身,长距跑步,还有海军陆战队的grinder P.T训练法—大量的俯卧撑,仰卧起坐,立卧撑。另外我也开始速跑跑——并在背包里塞35磅的重物来增加负重。同时我在SealgrinderPT.com网上找到了新的健身方法:25个立卧撑,100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深蹲,再加25个立卧撑,所有活动重都在背上背负重物

20周后,我燃烧掉了15磅的体重感到更强壮了。90年代时我像个田径选手一样跑步——2:38的马拉松和15分钟的五千米都能轻松完成——但是现在我觉得比那个时候的状态更好像个年轻的时候一样


第32期的Kokoro训练营是在南加州的一个葡萄采摘日开始的:燥热,蔚蓝万里无云的天空下,我和其他16名成员——14名男队员和2名女队员分站成2排。

我们身着印有自己名字的白色T恤,黑色的战术裤和轻质战术靴,每个人肩上都背着帆布包手持负重用的假来复枪——一节PVC管里灌满沙子。在简单完成了一英里的沙滩往返跑后,我们稍息站立,在中午的烈日下汗流浃背喘着大气,教练们则像鲨鱼一样在我们周围游走,加上Divine一共七人,基本一个教练对俩个队员。

这样的氛围下大家都神经紧张的,Divine顶着一头军队的犀利平头,浑身透着速度与力量。他低声的鼓励我们放慢并加深呼吸。

我没有看到Divine奏凯,这时名叫Dan Cerrillo的教练手持扩音喇叭开始大声训斥。Cerrillo 海军BUD/S项目的前教官,他负责训练海豹突击队的新进队员,在6个月的训练中把他们打造成正式队员。突击队内将Kokoro分为不同的阶段,每个阶段被称为进化。第一阶段叫做突破,意味着恐慌和混乱。

human-log-cabin-kokoro

堆人塔.  拍摄: Peter Bohler

Cerrillo拿着扩音器向我们吼着他的想法“你们这些蠢材!”“你们不需要买什么等离子电视!你不需要新车!我们冒着生命危险保护的就是你们这些软弱的绵羊!”

他让我们躺在地上,并将双腿抬高保持离地20厘米左右的高度,没过一会一桶水径直倒在我的脸上,呛到鼻子里。虽然双腿离地我保持的比别人时间长点,但是4分钟后我放弃了脚踝碰到了地面。另一个教练拿着扩音器在我耳边小声道“别想偷懒,我什么都看的见。”

然后我们被命令用身体垒塔,我在离地的第二层,随着上面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喉咙被别人的胳膊锁住了。但是在我下面的那伙计更惨感觉都快压碎了。Cerrillo停顿了一下听着我们呻吟着,拿着扩音器凑近我们吼道“这就是你们花钱买到的,你们这些蠢材!”


Kokoro的主要思想是:团队合作远高于个人主义。那也是海豹突击队的强调的,但对我来说却不是自然的。团队合作对于铁人三项选手来说是不必要的。Divine觉得独狼风格太容易了“与他人一起训练让你更加有责任,你必须要成为团队的一员,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剧本,你得帮助你旁边的伙伴”

在我之前的准备中,主要是自己训练。往回看来,之前独立训练的方式是错误的。Divine之前提醒过我,我需要跟别人一起训练才能感受到Kokoro的意图。我之前犯得错误在第一天下午就给我上了一课。

 

dietrich-exhausted-kokoro

精疲力竭的队员Garret Dietrich.   拍摄: Peter Bohler

下午2点左右,我们被分成4人一组一起将250磅重的原木举过头顶,然后又环绕着一个600磅的拖拉机轮胎一起把轮胎抬到下巴的位置,教练认为我们的抬举轮胎的姿势太软蛋了,又让我们加做了十几组。为了能使上力气我的背弓的像条傻狗,我都能感觉到身体在撕裂。但是一直也没有要暂停休息的迹象。我的脑袋里一直想着一样东西:士力架。

后来我发现自己一个人在一个停车场,每只手拎着53磅重的壶铃,教练在我旁边把我像鸡蛋一样滚来滚去,一个让我把壶铃马上提到健身房,一个又让我踢回去,这样来来回回中我有点意识迷糊了。

当我缓过来时被带到一处凳子休息,我的心跳保持在70次,很明显有低血糖的症状,于是我喝了俩罐Muscle Milk补充体力后和其他成员来到了Encinitas 沙滩,教练让我并排躺在沙滩上,扔由海浪将我们拍来拍去,这样一个小时后我都有些言语含糊了,然后被要求退回到沙滩上

 

kokoro-surf-torture

忍受海浪拍打的队员.   拍摄: Peter Bohler

坐在砂岩下,我看着队员肩扛这其他队员在沙滩上穿行,我考虑了我的状态。Kokoro的教练们有权让表现不佳的队员离开,但是他们把这个权利留给了我自己。如果我要退出,那是我自己的要求。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退出,虽然我很懊恼,但是我担心风险太大。陆战队的队医提供的只有嘲笑,告诉我以前的准备训练是错的。回营房的路上,另一个队员Michael Israelitt安慰我“我们会帮你挺过去的”他说道,我很感激,要知道我们也只是早上才见面,他保证拖也要把我拖到终点,我衷心的感谢他,可是我对团队的贡献竟然只是一付185磅重身躯的负担。

Mark Divine 给予真诚的鼓励,“你必须找到一线曙光的。”我胡乱的把我的东西塞在粗呢大包里,然后独自一人离开营房,最后的讽刺是:我完全不记得我的车停在那了。


我回头酒店,冲了个澡,包扎我的伤口,又吃了个土耳其三明治。然后像个狂热粉丝一样我又回到了,训练营中心,观看剩下的队员训练。在最初的30个小时后期,在我旁边的另外2个退出了,剩下的13名队员将接受教练的严酷训练。

 

marching-drill-kokoro

行军.   拍摄: Peter Bohler

看着别人能如此挺过来是鼓舞人心的。Danielle Gordon,35岁的本地健身者同时在市场部门工作,开始一路顺利直到周日的早晨她从Palomar斜坡上滚了下来撞到了头。她没有受到教练一点同情,只是提醒她不要自怜自哀。她还在继续前进。Garrett Dietrich  32岁的德克萨斯销售员,感觉有点哮喘迹象,换来的是一次冰水浴,但他最终还是挺过来了。Peter Feer,35岁的科罗拉多州执行教练,在第一天就伤到了双腿,不过最终也完成的训练。

另一个不能忘记的时刻来自Jon Hofius, 27岁的旧金山机械师之前被教练Adam Stevenson丢进了冰水里,后来即使是喉咙进水了要把水吐到浴缸还是地上都让他犹豫了,因为一不小心可能就被惩罚了。

 

kokoro-breakout-session-water

训练中的加餐.  拍摄: Peter Bohler

在周日的正午时间,队员们在训练的最后阶段又被锤炼了一把。他们必须完成450个立卧撑作为从Palomar回来的车上睡着的惩罚。然后又被分成2组用原木训练。教练们则拿着水管和水桶,当队员们把原木举过头顶时,Cerrillo拿着水管冲的他们浑身湿透。这次轮到Divine在旁边巡视并大声的训斥着。

我看到队员们都完成了蜕变。在仅仅2天的时间里他们变得更加团结,更加有效率,虽然眼里充满疲倦。这时Divine满意的说“32班,”“你们通过了。”

真的结束了,13个队员大声欢呼互相拥抱。没人在意遍布胳膊,腿部,背部被荆棘和沙子擦破的伤口。

Divine告诉我当海豹突击队的新队员完成地狱周后,你可以在他们的眼神里看到蜕变,一种来自身体内部的蜕变。现在我从我的前队员眼里也看到了同样的东西。最后我找到了自己问题的答案。之前,当Divine告诉我Kokoro的精神和他的信仰是让训练营称为一个整体的训练项目,在退出后的几个小时里我一直是怀疑的,并且那时我决计不会再回到训练中了。但是现在我发现一些在个人铁人三项运动中所缺失的。那样的运动中如果状态不佳,你可以慢下来,但是Kokoro没有这种选项,它逼迫你去挖掘更强大的自己。我还会在回到Kokoro吗?我想在我把自己训练准备好后,我会再决定的

T.J. Murphy (@Burning_Runner) ,Inside the Box的作者

(原文来自Outside杂志,原文链接:http://www.outsideonline.com/1928091/worlds-most-intense-fitness-program)

标签:

分享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