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谈论僵尸鹿之前,你可能需要掌握的一些谈资

 Old stories  8  9071

部分资料来自—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
僵尸鹿是什么?大家的第一印象大概是韩国电影《釜山行》里的那只偶蹄类动物,或者童军大战丧尸里的那只,但在现实中的僵尸鹿,可能和你想象中的有那么一些区别,比如…额,它不会很喜欢咬人。
事实上,所谓的僵尸鹿是一种由阮粒(我比较喜欢这么叫它,而不是用更唬人的说法,对了,洋文名叫Prion)引起的神经系统疾病,学名有点长,叫Chronic Wasting Disease,缩写就是CWD,译名叫慢性消耗疾病。这个CWD呢,是TSE,就是传染性海绵状脑病中的一种,顾名思义指阮粒在大脑中大量扩增,损伤脑部形成海绵状的空洞。致命吗?是的,非常致命。有办法治疗吗?完全没有,目前为止还是无解之结。

听起来很吓人对吧?是的,心智正常的人都不会希望自己染上这个东西。但其实也不用过度担心,因为这种疾病早在1967~1979年间便在科罗拉多州的落基山脉的圈养黑尾鹿身上被首次发现,尽管病例已经传播到美国的25个州、加拿大的两个省和韩国、挪威、芬兰,但是直到目前为止,这玩意儿还没有造成过什么大问题。
与僵尸鹿的称呼不同,CWD一般不会造成动物有很强的攻击性,它的主要症状是神经功能障碍、行为改变、多尿、多饮多食、吞咽困难,偶尔还会导致吸入性肺炎,而最后都会造成死亡。阮粒很顽强,它几乎无法被常规手段有效灭活,可以在被污染的土壤中稳定存在很长时间,另一方面病鹿的生物组织和体液,包括肌肉、脂肪、鹿茸、唾液、粪便和尿液在实验室条件下被证明是传染性的(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一些副产品的传播能力),这让控制这种疾病变得有些困难,于是CWD便在北美境内开始了折磨偶蹄类的漫长旅程。

但是(表转折),这玩意儿不可避免地会受到物种屏障的阻碍(此时应该有几个美国人开始祭出猴子),科学家们还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传染给人(区别一下牛身上的阮粒和人自带的,疯牛病和库鲁病的阮粒和这个不是同款),按照惯例,这个时候应该拿倒霉的猴子开刀,他们用了两种比较有代表性的品种——松鼠猴和食蟹猕猴(对,就是雷斯顿事件的同款),最后的结果非常有趣,也让人类暂时松了一口气。CWD可以通过脑内接种和食物摄入的方式感染松鼠猴,但在食蟹猕猴身上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们用同样的手段尝试感染食蟹猕猴,在接种实验的6.6~10.9年后,有7只猴子身体出现问题,在一段时间后实验人员对它们进行了安乐死,结果很让人诧异。它们的CWD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接种影响异常的小,以至于无法和为接种的猴子区分开来,CWD在试图向食蟹猕猴传播时受阻了。在接下来的实验中研究人员得出了一个结论,比起松鼠猴,人类对CWD的敏感度更接近于食蟹猕猴,加上目前为止尚无人类感染的案例(无明确证据),所以直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是安全的。(此处应该有掌声)

所以啊,如果下次有人和你说僵尸鹿会造成生化危机,那就尽情地反驳他吧,对了,那些染上了CWD的病鹿,大部分的死亡原因是收到猎人枪击,而不是病死。你知道的,CWD的发病进程相当缓慢,需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会发展出明显症状,所以CWD造成鹿的种群大大缩水的说法也是不可信的喔。
嗯,这次大概就是这样吧

标签:

分享至 /
 
  

  1. 佛系穷横 2019-3-7 07:19 #1

    那么在北美野生防范不了会不会对种群有灭绝危险?

  2. Old stories 2019-3-7 08:03 #2

    不会,问题不大,而且能防范

  3. 佛系穷横 2019-3-7 08:04 #3

    就说么,要不然鹿没有了,狩猎有助于保护种群这个是真的假的啊

  4. Old stories 2019-3-7 08:09 #4

    得看具体情况

  5. 寂寞的烟斗 2019-3-7 12:46 #5

    吓得我打了个尿颤

  6. 大王叫我来填坑? 2019-3-7 14:06 #6

    怕怕,,我还以为它会用头撞我。你个死鬼,首图那么僵尸范儿!!!

  7. 七喜桃 2019-3-7 18:54 #7

    这个厉害

  8. Old stories 2019-3-7 18:56 #8

    承蒙夸奖真是诚惶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