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火枪——外科医生见闻录

 automation_candy  1  1266          
  

7396552726_2f1bd28cb2_h-1920x1000-c-top

“电影里总是看到一击毙命,但现实中却并非如此”

        上周,我们采访了社会学家Jooyoung Lee。他曾经为无数枪伤患者做心理和生理上的治疗。在Lee的工作中,这些患者(或应该)被送往一个叫做创伤中心的医疗机构接受治疗。与传统的急救室不同,一级创伤中心备有特殊的设备以应对受伤严重的患者。训练有素的医疗团队——包括外科医生——24小时待命。当枪伤患者进入一级创伤中心的时后,他的生存概率能提高25%

        为保护病人隐私,在如今枪支暴力盛行的美国,医生和护士在外面极少谈论工作。但在2013年1月,也就是Sandy Hook小学枪击事件的一个月后,David Newman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David Newman是纽约市西奈医院急诊医学部临床研究主任。他在东海岸一级创伤中心工作了14年,处理了大量的枪伤。在2005,他被部署到巴格达郊区的一个战地医院。换句话说,他已经看到了最糟糕的枪伤。

        对Newtown大屠杀(也就是Sandy Hook小学枪击事件——译者注)十分震惊,Newman觉得有必要说一说那些年他处理过的枪伤案例。“如果没人谈论大屠杀事件”他在文章中写到“我对美国现在的社会风气表示担忧,我们有必要去直面问题,去应对问题。”

        2年后,Newman还在陆续发表一些可怕的细节。下面是他在枪伤治疗中所学到的东西。

42239580_9

 

在急救室里你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曾经有一次,一个14岁的小男孩在交火中被流弹击中,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我正在匹兹堡接受训练。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小的小孩因枪伤而失去生命。他刚被送到我这里时还有意识,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山么。他出了一身汗,呼吸困难,痛苦极了。我想,只要有一丝希望一定尽全力让他活下来。然后一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那边宣布了男孩死亡。就在那次训练中,我第一次意识到枪伤的严重性以及治愈的难度。

        我还记得一个17岁的人腹部中枪,我们看到他在急救室里很痛苦,但意识清醒。我有了和上面一样的想法——他能活下来,我们得去救他。然后几个小时过去了,他死了,他的伤是无法治愈的。我还记得当时我告诉他你会没事的,后来发现,我错了。

腹部是最糟糕的中枪部位吗?

        当你的头部被射中,你会失去知觉也感觉不到疼痛。但腹部,或背部,或伤到腹股沟或颈部以及任何除四肢以外的地方中枪都是很痛苦的。除非直接射中心脏,这样过几分钟就会死亡,否则你就会经历几个小时的痛苦挣扎。电影里总是看到一击毙命,但现实中却并非如此。

当枪伤患者进入创伤中心时能获得怎样的帮助?

        从他们被抬到我们的手术床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获得了巨大的医疗资源。医生们全力以赴,通力合作找到并处理伤口。我们有一个快速的处理机制,尽最大可能使伤口痊愈。包括静脉注射、抽血、X光及输血有时还会使用CAT扫描。如果发现有致命性或是接近致命性的伤口,他们会立即被送往手术室,看看内部损伤能否被控制住。

当他们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通常来说,枪伤的死因是内出血。当他们被推进手术室后,医生会切开伤口,寻找有内出血的地方。有时候结构损伤很难被发现,所以有些情况是靠医生的经验来完成的。当你找到了出血点,就必须试图控制住出血。钳住血管或者扎紧血管,偶尔还得切掉一些器官组织。

        如果脾脏中弹,就得扎紧连接脾脏的血管,把整个脾脏拿出来。如果肠道被子弹穿孔,就得把中弹那段切掉,然后通过造肠手术使肠子正常工作。

00219739a6d30d01401640

创伤手术听起来像一场噩梦

        当我做手术的时候,感觉很糟。因为这意味着在我们眼前有可能又失去一条生命。如果他的心脏停止跳动,我们会采取急救措施——我们会在手术室里打开胸腔,检查心脏和肺部以找到可修复的损伤,暂时性地控制危险,直到心脏重新跳动。

        当需要做紧急开胸手术的时候,病人的生存概率是极低的,通常在10%以下。我记得有一个年轻人被送到急诊室,心脏骤停。我用刀切开他的胸腔,分开他的肋骨为他做心脏按摩,并且在给肺部供血的血管处发现了严重损伤。我们止不住血,然后他在几分钟之后就去世了。当时他的女朋友就在手术室外面看着,但她并不想看太长时间,转身离开了。当我们正式通知她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早就知道了。她的眼神呆滞无光。

当你处理一个与多个枪伤患者时,你能描述一下周围的场景吗?

        我们会动员许多人和团队,而且通常场面相当混乱。地板上有大量的血迹,病人在尖叫。这的确像是你想象中的样子,有人快死了,我们正在努力去救活他。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得做选择,有时候一次得面对两个、三个或四个病人,这时候的根据他们的伤情来做出选择,谁获救的可能性大就得先救谁。

这听起来很难抉择

        其实你很快就可以做出决定。有人快死了而你也无能为力,而有时有人在死亡的边缘而我们可以治疗。有些人看起来伤的不那么严重而我们首先会为他们进行处理。

枪支的种类对枪伤患者的伤情有什么影响?

        这的确很重要,如果是被小口径枪击中,那创伤面就很小,如果是被猎枪击中,那创伤面积就相当大了。我曾经见过一个被猎枪击中的孩子。我一直记得这个小孩,他当时才八岁,他正和朋友摆弄一把猎枪,然后他的朋友射中了他的脸。他来的时候生命体征还平稳,但他相当的痛苦,并且伤的已经没有面部特征了。

        但是,最糟糕的还是被AR-15 或者 AK-47这种高射速的武器击中。子弹以很大的动能进入身体相当致命。这种枪伤的创伤面积大概是手枪的2倍3倍4倍甚至更大。

        这种损伤的威力还表现在身体内部。当子弹高速冲击肠道,场面会像爆炸一样,而如果是低速冲击,就会是像小刀一样穿过肠道,虽然有出血,但整个内脏还是基本完好的。但高速子弹会把身体内部弄得一团糟。再以骨头为例,被一把标准口径手枪击中,你会看到一个弹孔,也许会有些骨折。但被高速子弹击中,整个骨头就碎成了几百个小碎片,这几乎不可能被修复。在手术的时候就需要完全清除这些碎骨,因为它们在你身体里就是垃圾组织。你也许根本想象不到一颗子弹会有这么大的额外伤害。

43858899_2

工作简单吗?对于这些枪伤患者你已经习惯了吗?

        起初接手这些病人的时候,这真是对整个系统的冲击。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有了这方面的应对机制,但这个应对机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对大多数人来讲,几年后事情又变得很难做,你会觉得孤独因为你觉得很少有人能理解你。又过几年,有一种深层次的挫折感会影响你。这确实是很大的影响。当我接手我的第一个病人时,我觉得还不错,但现在却变了,这好像就是永无止境的痛苦,只是没人能看得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文/MIKE SPIES         翻译/田翰墨

原文链接:http://www.thetrace.org/2015/09/bullet-injuries-wounds-trauma-surgery/

  
标签: , ,

分享至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