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生存主义者提问

 禾穗  评论已关闭  2559

2011年12月,马上就到2012,世界末日?

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一部电影,一个谣传,但却有一帮人为“末日”准备着。

他们储水备粮,买工具筑地堡,就为了在末日生存下来,哪怕这世界上就剩他一个人,他也要活着。

这世界就剩下他一个,还活着?有意思吗?洪水来了,怎么活?只能活一个人,你还是你老婆?

生存主义者,我要向你提问。

文 _ 禾穗     摄影_于东东

Q:你怕死不?

A:一个生存主义者几乎不会找到让自己死的理由。生老病死,就只能坦然面对好了,不要让一些意外提前结束美好的生命。末日也好,灾难也好,它总是客观存在的,那么,你去争取最大的生存机会,即使最后失败了,我也可以对自己说,我尽力了。

Q:我就很怕死,那会儿北京受汶川地震影响,我在一个29层的高层,楼剧烈晃动的时候我就想,要死了,然后接下来的念头是“我想死在父母身边”,而没有想要活下去。

A:非生存者的思维很奇怪,一边会轻易放弃生的机会,一边又会说自己很怕死。

Q:我再怎么怕死也不会每天带一大堆东西出门。你们说的EDC(every day carry,每日携带物品),即使在城市里,你每天都带这些东西出门吗?

A:一部分,根据情况。

Q:是不是说今天坐公交车,我就带ABC,明天去爬山,就带EFG?

A:可以这么理解,根据不同的情况。比如,只和朋友去吃个饭,那就只有辣椒喷雾、防卫笔,和一个急救包,当然还有手表,需要应对的大概是流氓滋事、抢劫、饭馆火灾、交通事故这类问题。有些是永远随身的,就忽略了。

Q:永远随身的是什么?用来防御什么的?

A:比如钥匙串上永远有这样几个东西,小手电、指南针、哨子。遇到突然的黑暗,通信中断,迷失方向,都能用。有人的背包里会有生存小盒、救生毯。

Q:什么情况你最不希望发生?最不好处理的情况是什么?

A:生存主义者有句话,东西往往是在最需要它的时候失效,最冷的时候,火柴湿了,最危险的时候,绳子断了……所以,三倍生存法……生存物资最好准备三份,简单地说,就是尽量想在前面。

Q:就像《生活大爆炸》里SHELDON的应急包,他还有娱乐项目呢。你们有吗?

A:对,一般的应急包里都有,只是与他的不同,比如美国标准的救生套装里都有一副扑克。不少人的包里有扑克,扑克可以作为路标,或者其他标记。我不喜欢玩扑克,所以没有。他那个包只是美国政府号召民众准备的而已,并不是带个包就是生存者!

Q:什么是“生存主义者”,“生存主义”是什么?

A:“生存主义”最简单的理解,就是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要活下来。生存主义者的思维是,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活人,那就应该是我。

Q:你相信末日吗?2012呢?

A:世界末日是肯定存在的,一个事物,有生就必然有灭,因此,人类的世界,必然存在末日,至于2012,我不认为它有什么合理依据。

Q:要是末日来临,世界上只有你一个活人,你觉得活着还有意思么?

A:有意思啊,需要干的事情很多,每天你要为生存进行各种工作,这样的状况下,一点微小的乐趣都会让你很快乐。没有什么比找到100毫升水或者一口食物更有意义。生存本身对生存者就是一种快乐。活下来本身就已经是意义。不过如果到最后只有一个人的话,这个人必须很坚强才行,我觉得绝大多数人最后都会崩溃的,有些人会自杀,有些人会活着,然后精神崩溃。普通人是这样,我觉得一般的生存主义者也会这样的吧。

Q:一般的生存主义者也会自杀?

A:会的,人的精神承受能力都是有限度的。生存主义者不是说给自己贴个标签,他就比别人强大了。除非是像杨利伟那样,经过训练,万里挑一的人。

Q:只剩你一个,连繁衍后代的作用都没有了,那你还活不?

A:我活着,就还有希望,也许我搞出人工繁殖方式了呢。这是生存主义者的另一个思维。只要我还活着,一切都还有希望,一切都有可能,我都能在末日下生存下来,还有什么不可能?

Q:你会带一个活物走吗?

A:一只狗吧,狗是朋友也是帮手。嗯,活物我首先想到了动物……

Q:活物你没有想到人?

A:没有。

Q:跟我真不一样,我可能会带上心爱的人。

A:如果是带女朋友,因为我深爱她,我不想她面对这样一个世界,更愿意她已经死了。她没有准备好面对末日的一切,也许不会努力争取生存机会,她们可能很快就会死去。

Q:什么情况,你都要活下去,大自然的灾害说来就来,让你死你就得死。

A:确实,雪崩和泥石流还有洪水我都经历过,说实在的我太不喜欢这种场景。感觉非常可怕,所谓征服自然感觉万分扯淡。别人问我对于探险有什么感受,我第一句话就是,别提什么征服自然,扯淡,大自然喘口气你就没了。

Q:那生存主义,到头来,最根本的,不就是跟大自然作战么?

A:错了!是争取与大自然的和平共处,大自然养育万物,当然也给人类机会。但你自己抓不住,是你自己的事情。

Q:生存主义者中,有没有女性?

A:极少数,尤其在中国,我只认识一个。我一个朋友的朋友就是一个女生存主义者,而且年龄不小了,50多岁。不过确实女性少就是了,但女性生存主义者往往表现出更大的生存耐心和韧性和细心。比如说,她们会在阳台上种植蔬菜,而不是贸然地就考虑去狩猎。而且她们会细心地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开始种,而不是到需要的时候才想到。

Q:要成为一个生存主义者需要一些什么条件?

A:首先是坚强的内心吧。再来所有的生存者,都是杂家,当中很多人对医学方面还有专门的学识。而且生存主义者都会有一两门手艺,你相信我会做衣服不?缝纫机我用得很好,标准是可以做出自己需要的东西,当然也可能是灾难中别人需要的。

Q:2011年,你打算学什么手艺?

A:我打算研究阳台种植农作物的技术。

阮仁义

《户外探险》编辑

2010年12月底额尔古纳根河湿地,气温是零下39摄氏度。阮仁义一个人进入荒原,在那种环境中,一切熟悉的物理规则全颠覆了,眨眼都需要很大气力,因为在眨眼的一瞬间上下眼睫毛就冻粘在一起。他独自在雪原上跋涉时,想到了可能会死在这里。

在那个时候,人在这里就像一只蚂蚁一样脆弱,那种恐惧像潮汐一样向阮仁义扑来,那是一种发自内心,很深的恐惧。不过到了最后,他还是扒拉回了镇上,连滚带爬,那时候要好好走路已经不可能,因为双脚已经完全麻木。

接受提问的生存主义者包括阮仁义、漫画作者艾辛(化名)和IT工程师刘建(化名)。

(原文来自:http://past.nbweekly.com/Print/Article/11780_0.shtml)

标签:

分享至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