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香港警方处置“韩农反世贸骚乱”的战术和装备

 里米特  评论已关闭  7787

在2014年各方媒体报道香港“占中”事件的时候,经常会看到新闻报道中会提及 “05韩农骚乱”这一事件,简单介绍,该事件全称为 “2005年韩农反世贸骚乱”也称为“2005年香港反对世贸游行冲突”,是于2005年12月11日至18日期间以韩国农民为主的世界各国反对世界贸易组织和反全球化运动示威者聚集香港,对正在香港举行世界贸易组织第六次部长级会议进行示威游行活动,并最终升级为骚乱。

1

现场方面,“韩农骚乱”与9年后的“占领中环”存在一定的相似性,而香港警方在现场冲突处置和局面控制方面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值得称道的是香港警方处置“韩农骚乱”事件不但是处置之后“占中”事件的一场经验之战,更是香港警方在国际社会上的一场成名之战。

以下,将以时间为轴对“韩农骚乱”事件期间香港警方的警务活动进行介绍,并将着重介绍事件中现场情况较为激烈的13日和17日。

强悍的韩国农民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韩国示威可以归为一种文化,韩国人热爱示威也是世人皆知。韩国农民可谓是游行示威队伍中的正规军,由于韩国的兵役制度其大多接受过军事训练,战斗素质极高,加之其作风强悍并有丰富的与警方冲突经验。

2

3

    韩国警察同行们虽然常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其也是身经百战,精通防暴战术使用,常常是以暴制暴,强力反击示威队伍。

 4

    因为韩国示威冲突中警民对抗烈度较高,并且经常出现伤亡,所以香港警方高度重视此次反对世贸游行,积极与韩国警方交流情报和学习防暴战术。

11月30日防暴演习

香港警方于2005年11月30日晚22时左右在香港启德国际机场进行大规模防暴演习。演戏模拟上百名以韩国和菲律宾农民为主的反世贸示威队伍乘搭国际航机抵达香港启德机场,并企图强行入境参加反世贸示威游行,占据机场入境大堂拒绝原机折返原居地,劫持人质等情况,香港警方则出动了数个部门,包括民众安全服务队(CAS)在内的多达两百多名人员展开现场防暴处置活动,以展示香港警方处置反世贸游行的信心。

5

民众安全服务队(简称民安队,Civil Aid Service,缩写:CAS)是香港保安局辖下的辅助纪律部队之一,于1952年成立,是由政府出资服务多元化的辅助组织,在发生天灾人祸时,执行各种应急服务,协助减轻正规纪律部队的负担辅助应急队伍。

12月13日冲突开始

示威游行先于2005年12月11日下午15时30分,由香港民间监察世贸联盟在维多利亚公园发起的抗议世贸官商勾结大游行开始,并且在之后的12日里也是以嘉年华游行的方式进行的。

直至12月13日世界贸易组织第六次部长级会议当日,包括2000余名韩农在内的5000余人的示威队伍在维多利亚广场集结并举行誓师大会。

下午16时,世界贸易组织第六次部长级会议正式开幕时,示威队伍游行至湾仔码头货物起卸区,上百名以韩国先进农民联盟及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代表为首的示威者,快速脱掉衣裤并穿上橙色救生衣相继跳下海中,试图经水路进入香港国际会展中心的会议现场。

 6

香港警方已经事先在维多利亚港湾中部署了水警小艇分区(SBDIV)和特别任务连(SDU)的海事反恐怖活动小艇队,当示威者跳入海中后,迅速机动多艘船艇在距国际会展中心约500米的海面上对水中示威者形成一道防线,以拦截示威者。

7

因水中的示威者并为集中冲击警方的水上防线,水上警力仅处于戒备状态并未采取主动驱散,期间向未穿戴救生衣的示威者抛救生圈,半小时后,大部分示威者因寒冷和体力不支而在水上警力的护送下返回出发地岸上。

正因为此次“韩农骚乱”中出现了跳海的情形,香港警方在之后部署处置“占中”事件时为预防人群效仿跳海,更加强了水上警力的配置。

 8

小艇分区(英文:Small Boat Division,缩写:SBDIV),隶属于香港警务处行动处/行动部/水警总区,为水上准军事部队(辖下包括一支特种警察部队),主要责任为执行反罪恶巡逻、打击偷渡及追截走私,于大型活动、节日或者发生突发事故时执行海上交通管制,于紧急事故或者重大灾难中提供紧急医疗服务,并且协助反恐,属于水警中的精锐部队。

 9

陆上方面,下午16时30分,数十名韩国农民为纪念于2003年9月10日为抗议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第五次部长级会议中自杀的韩国渔农业联盟前会长李京海,将一个写有“世贸安息吧”的韩式棺木祭坛抬出示威区,沿着鸿兴道抬往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并点燃祭坛开始冲击警方防线。

10

驻守在鸿兴道的警察机动部队迅速展开行动,与赶来增援的新界南总区冲锋队协同使用“布袋”阵形包围游行队伍,并果断使用灭火器扑灭点燃的祭坛,用大容量催泪喷射剂驱散示威队伍。

因为此次出现了火攻的现象,使得后期香港警方加强了对耐火服装的装备工作。有意思的是,期间示威者抢走的警方盾牌和头盔,在每日活动的最后都会如数归还给警方,并将现场垃圾清理带走。

12月17日示威升级

11

 12

由于12月17日为本次世界贸易组织第六次部长级会议的闭幕日期,会议最终通过各种协议,因此香港警方已经事先预判当天的示威活动极有可能会升级,调配了大量警力加强在国际会议中心周边以及鸿兴道示威区的展开防暴部署,并在多条防线使用铁栏和水马最后还用运员车横放封堵路口,充分保障会议不受冲击。

 13

介绍一下当时被称为香港警方的“粉红战术”,即当示威队伍处于和平状态停留在合法的示威区域时,会派出T连的女警们排在阵形最外围,采取低度武装并用风衣盖住腰间装备,将防暴阵与示威区中的示威人群分隔,以女警的柔弱化警民冲突的尖锐气氛,但后方的男警们也会持防暴阵型严阵以待,随时上前接替T连女警以处置各种突发事件。

更有意思的是,在当日下午14时许,来自韩国天主教农民运动(Korean Catholic Farmers Movement)的示威者还向在示威区驻守的T连女警们送花和气球,表现友善的态度。

 14

下午16时许,来自韩国全国农民会总联盟(Korean Peasants’ League)的示威者在韩国农民领袖姜基甲和法国农民组织代表若泽·博韦(绰号“法国长毛”)的带领下,开始冲散T连包围圈,其后冲击机动部队的驻示威区防线,示威开始向骚乱升级。

 15

下午17时许,一批属于韩国民众斗争团(한국민중투쟁단)的示威者推倒铁栏,在骆克道与杜老志道交界的警方防线内爬上一辆警方运员车车顶,及后又试图将该辆运员车推倒,在现场的警察机动部队一面驱散示威者,另一面与位于运员车另外一边的示威者反向推车,最终阻止车辆被推翻倒。

 16

快到傍晚时份现场指挥大批警务人员增援,所有警察机动部队人员更换上Nomex材质制成的抗火防暴服(Internal Security Kit)、防暴装甲还有防暴头盔。

 17

警察机动部队警员们展开“新三排阵式”第一梯队的人员则均加佩防暴装甲和组合盾牌;第二梯队部分人员不持盾,携带M201-Z防暴发射器装配CS-565型爆破催泪弹;第三梯队则佩备了装配橡胶子弹及布袋弹雷明顿870霰弹枪、AR-15自动步枪,三个梯队在马路上一字排开以防暴阵形列阵戒备。

 18

晚上19时30分,保安局局长李少光与香港警务处宪委级警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会“以强硬的方法”对驱散威者,并且通过电视以及手机短信等方式呼吁香港市民不要进入湾仔区域。与此同时,负责把守会议道交界的警方防线上机动警察部队开始举起“警告催泪烟”黑底白字的警告旗,随即开始向示威人群发射了数枚催泪弹,并将防线向前推进,期间有一名警员使用雷明顿870霰弹枪发射了6枚布袋弹,用以逼退示威人群。

 19

    晚上19时45分左右,机动警察部队夺回菲林明道天桥一带的控制权后,出动了数辆“撤逊”装甲车停泊在港湾道,以加固防线和应付骚乱。

20

撤逊装甲车(俗称煞臣和杀神),是香港警务处于1988年引进7辆。每辆撤逊装甲车车顶设有8枚烟雾发射器,每边各4枚,用来发射催泪弹;有需要时,可以在车身安装铜管,用来释放电击,防止有人接近车身并且爬上车顶。该车已于2009年3月退役,由6辆奔驰乌尼莫U5000“锐武”装甲车代替。

至晚上20时,示威者被警方逼退到告士打道,转而占领湾仔警署和华润大厦之间的告士打道全线,并且坐下休息,大批机动警察部队随即把他们包围。

 21

到了晚上21时,在告士打道聚集的示威者休息过后,再次出现冲击位于告士打道东面的警察防线的情况。机动警察部队再次举起“警告催泪烟”黑底白字警告旗后,再度发射催泪弹,阻止并驱散了示威者的冲击防线行为,转为对峙状态。

香港警方与示威者对峙局面一直持续到18日凌晨2时50分,警察开始采取拘捕行动,并先以韩语,再以英语及粤语向示威者广播:“你们(示威者)今天(星期六)参与了一个非法集会,违反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条例》第18条。现在正式宣布你们被拘捕,我重申,现在宣布你们正式被拘捕。请你们不用惊恐,保持冷静。警队将会安排巴士,载你们逐一离开,请你们不要作出任何反抗,多谢合作。”并开始将示威者分批使用惩教署车辆运至观塘警署。

至此,根据官方数据整个处置“韩农反世贸骚乱”期间香港警方共发射了34枚催泪弹、6枚布袋弹、共使用738罐催泪喷射剂、518名警员曾经使用警棍,另外共有包括61名警务人员在内的114人受伤。因为使用了催泪弹而经常被媒体拿来和2014年9月28日香港警方在处置“占中”事件时发射催泪弹行动进行对比。

直至12月18日下午14时,拘捕工作完成,约900名示威者被押走。下午15时,湾仔区域解除封锁,告士打道的行车线重新开放。下午16时,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在湾仔港湾道体育馆视察保安工作,并发表讲话抨击示威者,同时赞扬香港警方:“警队对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作出了慎重而适当的反应,警队以最专业化的手法执行任务,维护公共秩序,保护香港市民。警队赢得我们的感谢、称赞和坚定的支持。”

思考

从现场角度看 “2005年韩农反世贸骚乱” 中香港警方所应对的示威者冲突烈度远高于2014年“占中”事件,特别是以韩国农民为首的示威者不仅实力凶悍并且怪招百出,尽管任务期间现场有过些许混乱,但香港警方凭借其合理的战术指挥以及高度专业的执法素质和训练水平,成功的将整个现场局面牢牢控制。这不仅使得香港警方为之后的处置“占中”事件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更在国际社会上赢得了极好名声。

需要强调的是,在两次事件中都有传言香港政府有意请求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出动来协助平息骚乱,但是每次香港警方都会坚决回应:香港警队 “有信心、有能力”处置事件。而且,在香港警务处的网站上对于处置“占中”事件的专栏标题为“上下一心 专业处理非法占领”,其中稿件里提得最多的是“警队作为专业的执法部门,我们绝对有责任和能力恢复社会秩序”。可见,“专业、能力、信心”既是支撑着每位香港警察职业使命感的动力,更是香港警方能够成为亚洲最优秀的警队的坚定信条。

PS由于年代久远,港媒的部分新闻图片质量不高;大部分香港警方警种介绍可以看上一篇《从“占中”看香港警方的警务行动》,本篇不重复介绍,链接http://gearkr.com/?p=21454

标签:

分享至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