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世界最终必须寂寞面对,而我只想用余生华丽丽地绚烂一回。……七喜桃随笔

 GearKr  11  2905

(之前写的旧文了,现在似乎少了刚开始跑步的冲劲,变成佛系跑者……)

我在林间的土路上奔跑着。
路很窄。各种杂草争相伸展过来,左手臂和腿上挂满了秋天的种子。那是种呈四个钩状倒刺的野草,勾在身上非常难清理。我不停地拔掉它们。
上陡坡就走,平路就跑。已经是第几个小时了?长时间的走跑交替,体力开始出现透支的状况,思绪飘离。

还有多久?还要走多远?
有个声音不停在问。
干嘛不停下来?停下来好吗?
那声音温柔低语。
我扭头望望身后,没有人跟上来。前面也没人。跑了那么久,所有人都拉开了距离。

我开始幻想这是一个末日后的山谷。我花了一整天在追逐一头鹿,或者狍子,或者别的什么。鬼知道到时还有什么吃的。或许干脆停下来在路边采采野果就好。教科书不都这样说的吗?女人只负责采集嘛,干嘛去打什么猎呢……
那么,我怎么会在这里?

现实再次分裂。我的面前出现了两个世界。
一个在遥远的那头,那里有忙碌的人群和自成一体运转的城市。那里熟悉又安全。那里透着光。
另一个世界就在这里,这个该死的满布碎石子的上坡路,周围被竹林包围。群山环绕。路一直没有尽头……
“怎么了?”
有人在问。好熟悉的声音。
“离下个cp点还有2k,快到了!”
那声音把我从混沌中拽了回来。原来我已经不知不觉停下来,正望着路边的石头发呆。
想起来了,这是在比赛。我是参加这场50公里越野赛的选手。身边是我的教练兼队友。他明显察觉到了我的异样。
赛程已进行了快三分二,还剩下20公里。中午1点,日照当空,脑袋嗡嗡的响。我埋头整理了一下思绪和之前松脱的鞋带,伸手接了点水倒在头顶、脖子和手臂上,拿出一根能量棒吧嗒吧嗒就着水袋的水吃了起来。再出发时什么都不想,只关注脚下腾空的感觉。
“我可以的。”
我低头静静的默念。这句话拥有魔法般的效果。
我可以飞。

我往前一扑,差点踩空。
“再快点!跟上我的单车!”
他大声说。隔着耳机都能清楚听到。
这是在进行5趟1公里的最大摄氧值训练。心率要达到180左右(我的最大摄氧值区间)。
腿已经迈不动了,大口喘着气。看看手表配速已经去到5:02,可心率还不到175!该死的还要加速。我的心肺没那么好吧?

路跑进入第二年。自从跟了教练以后,再也不能愉快地玩耍了。以前我跑步都是比较放松的状态。期间也去跑过两场半马。都是抱着玩乐的心态边跑边欣赏人群风景一边拍照,成绩自然不高。参加过的重庆女子半马用时2:25,香港渣打的时间更慢2:45,去趟厕所排队都用了15分钟……然而我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跑步就是为了体验人生嘛。
现在每周都要进行高强度的速度和长距离拉练。最怕就是上速度。肌力不足的我往往腿比心脏更先受不了。
“注意蹬伸!大腿再抬高一点!”
我在心里暗暗叫苦。算了,再跑几k就不用跑了。明天打死都不跑了。后天还要拉练个33k……哎,后天再说吧……
与此同时,原本是抱着练练越野对全马有帮助的心态跟别人上了山。可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完全入了越野的坑。半年内接连参加了好几场越野赛,几乎每月一场。
第一次的越野赛简直要命。电闪雷鸣,下着瓢泼大雨,路都变成了小溪,下陡坡扶着绳索也打滑……那感觉简直是……太爽了!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野外。虽然最后差点被关门,
但是我很!满!意!

之后越战越勇。
在教练的指导下每次都对不同比赛的路况进行针对性训练。
比如参加白云山的广州之巅黑暗越野赛,为了熟悉黑夜专门在夜间拉练了两趟。又因为比赛路段公路坡很多,平时也练习了多次的公路上坡。也基本记熟了路况。最后得以3:20的成绩完赛。对自己来说非常不错了。
又比如筲箕窝双人15k赛,也是之前根据比赛路线的爬升专门拉练过火凤火,也针对下野路坡和下楼梯这两个我的弱项进行练习。最后成绩是2:40,女生排名第六。
虽然进步了不少,但心里总是特虚的感觉,觉得每次都只是侥幸,觉得对比别人还是差太远。
在得知这次的仙湖越野赛从42k升级成50k的时候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对于连全马都没跑过的我来说还是比较胆怯的。因此特别拉练了两次30k。一次路跑一次越野。结果只能说是勉强完成任务。
本来期待比赛日能够有个凉爽的雨天。可偏偏是出太阳……
好吧,世上本没有什么顺利可言……

左膝外侧钻心的痛。
从倒数第二个cp点开始,我每跑几下就要揉一下腿。
髂胫束综合症?应力性骨折?脑海里浮现一大堆书上看过的相关不相关的运动损伤名词。
拼命的想跑,跑不了……
怎么办?怎么办?
我一边坐在路边,请求蓝天救援队的队员帮忙按摩小腿,一边眼睁睁看着刚才被我超过的女选手绝尘而去。
突然觉得好生气。生自己的气。还有不到十几公里,真的跑不了了吗?

我望望身边的队友,他也好不了多少。自从在之前的下坡摔伤后,捆着绷带的他只能靠单腿用力。
但他还能跑。
怎么办?怎么办?

眼前全是蜿蜒向下的盘山路,都是最好跑的路段。可偏偏这时的我下坡最痛苦。
怎么办?
经过茶山下台阶,我只能扶着队友一步步向下挪。
茶园的芬芳、农家晒笋的刺鼻酸味,我全都感受不到。只关心一个问题:到了下个路口我可以跑吗?
队友在身边掐着表。我们的配速已从8分跌到了15分。时间一点点流逝,距原定的完赛时间越来越远。
此时若可以奔跑,我愿跑到世界尽头!
……

我珍惜的到底是什么?
我不放弃的到底是什么?
在这里,在山里,在我跑步的时候,我就只是我自己。没有任何称之为身份的东西。只是一起奔跑,结束时也不想结束。我努力练习速度不为了跟谁比,只是想在路上别人不用等我太久……而如今还是变成了最不想看到的景况……
剩下最后5公里的公路,我渐渐接受了这个结局。
快到终点时,能看到完赛的人群渐渐散去。大伙儿都善良地叫我们再坚持一会儿,跑起来。我只能苦笑。
大赛组织者耐心的敲起了完赛的钟声。从朝阳升起跑到夕阳西下,时间定格在8小时30分。

如果说这一切是从一本漫画开始一点也不夸张。但踏上这条路之后的各种限制,包括家庭的、身体的,选择做到极致还是做到平衡才是问题的根源。
未来的我能跑多远谁也不清楚。我明白世界最终必须寂寞面对,而我只想用余生华丽丽地绚烂一回……
时间请再慢一些,我要的都在这里了。此时此地,不在别处。

愿我可以一直这样奔跑,直到世界尽头……

标签:

分享至 /
 
  

  1. 京味鲁爷王小邪 2018-12-11 00:16 #1

    小姐姐你好

  2. 七喜桃 2018-12-11 00:23 #2

  3. 京味鲁爷王小邪 2018-12-11 00:25 #3

    小姐姐晚安

  4. 牛魔王 2018-12-11 13:53 #4

    文笔优雅流畅,可以出文集了。期待连载

  5. 牛魔王 2018-12-11 13:54 #5

    如果多配点图就好了

  6. 七喜桃 2018-12-11 14:12 #6

    没下集?

  7. 曾经有个死美工 2018-12-12 21:39 #7

    ???写得好过我好多!

  8. 七喜桃 2018-12-13 18:58 #8

    嗯,我都觉

  9. 李威廉 2018-12-14 22:43 #9

    同为跑者,颇有同感

  10. 七喜桃 2018-12-14 23:29 #10

    容易受伤的人群

  11. 李威廉 2018-12-15 12:06 #11

    痛并坚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