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萬分之一的幾率使我們相遇—記MarcinS Knife初獲小感

 Dr.JINX  2  1865

“叮咚”隨著清脆的門鈴聲響起,正在躺尸的我一個激靈從床上爬起

這是回國前的倒數四天

跌跌撞撞的跨過我那猶如雷區一般的雜亂房間,慌亂套上拖鞋的我生怕門口那位會逃掉

一開門,熟悉的衣裳,熟悉的笑容,Canada Post的快遞大爺提著一個包裹矗立在門前

結果手感輕輕卻又沉甸甸的包裹,簽完字,出於禮貌的目送都沒有做到

我關上門

邊爬樓梯邊手嘴並用的拆開包裹

這一刻我等了太久

映入眼簾是兩個白色的紙包

不由得嫌棄道”真小氣,連個刀包都沒有”

可這一切都不重要,我更在乎的是内裏的物品

又是一陣忙亂

拆開紙包的這幾秒對我來說仿佛度日如年

誰又不是呢?

愛刀在前,恨不得能把紙包瞬間粉碎

我想這是每個刀友的共性罷

不再胡思亂想

因為一把石洗柄的FatBowie已然出現

握住刀柄用力一彈

清脆的鎖定聲響起

一切都是如此的順利

即使它前一秒才剛剛到我手裡

我想

這就是

MarcinS那

千錘百煉的魅力

撫過那平滑的刀脊

細細察看那近乎完美的防滑紋

一切都是那麼恬靜

就像彼此早已熟悉

輕輕用手解鎖

鎖定之間有那麼一絲生澀

但是我並不在意

畢竟

它需要歲月來磨合

Burch的完美鎖定固然讓人著迷

那仿佛視摩擦為無物的精准計算使人每次解鎖都不由得

心  曠  神  怡

而這略帶一絲生澀的鎖定

卻又像一個沒煲開的耳機

一隻沒有寫開的鋼筆

並不是MarcinS功力不夠

這是他留給玩家的一個過程

當有一天將刀把玩至鎖定滑潤

那絲絲成就感

想必無需多語

就如同積年累月的用一根鋼筆

又似每天都戴的那個耳機

當你拿起,戴上亦或是打開

那一抹會心的微笑

宣告著

這是陪我走過歲月的

老  夥  計

順手將其插入口袋

不需多語

就是

EDC

之前

與Dave關於石洗與拉絲的爭論

仿佛成了浮雲

拉絲美則美矣

石洗卻更加讓人欣喜

兩者是為云泥

問誰更加堅毅?

—————————-

好似在FatBowie上

耽誤了太長

其實

也只不過是三十秒

面對如此一把刀

我覺得

這足矣

並不需要更多的查看

只一眼

就可看出水平

再拆開另一個紙包的我

已然慢條斯理

就像從沙漠中爬出的旅客

痛飲完甘甜泉水

于綠洲下

望著落日

手持一杯馬天尼

慢慢啜飲

享受

這個

過程
—————————-

這個紙包對比FatBowie

更小更細

卻又更重

裏面是什麽我早已猜到

大腦卻自我屏蔽

喜歡

驚喜

—————————-
從紙包中露出的

是一抹綠

卻又不是綠

細細看來

棕色的米卡塔被打磨得圓潤合體

就像盒裝的咖喱

幾個鋼釘零星分佈于刀柄

手指輕拂

並未感受到一絲凸起

此情

可待

成追憶

—————————-

再看刀片

雖然並未展開

那美好的拉絲讓人心曠神怡

不由得站起

走到透過窗邊射入的那一縷

看著刀片在陽光下的反金

毫不猶豫

—————————-
哎呦我擦!

這刀片咋嫩么硬捏!

指甲都摳斷了!

老子和你拼了!

“咔嗒”

刀片于刀柄呈現完美九十度打開

而我

靜靜矗立

“尼瑪! 老子的手指!”

無名指上那一釐多米的傷口

仿佛在向我嘲笑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可惜我此時已經無法

“You Try You Die Give Me Five”

因為Five里的Four已經血流如注

仿佛一縷細細噴泉般

往外滋出那驚心動魄的

鮮血!!


—————————-
最快速度跑進廁所

用繩子緊緊縛住手指

鮮血總算停止了低落

Wuuuuu…這麼多血都能畫好幾張天師符了

我的腦子不知道在想什麽…

過了一秒

被嘞得發紫的手指才提醒我

你! 丫! 倒! 是! 趕! 緊! 處! 理! 啊!

單手翻出蒸餾水將血沖洗

我為我是左撇子而慶倖…

清理完的傷口呈現一種病態的粉紅

透過裏面還能看到微微泛白的骨頭

我倒是希望那不是骨頭…

雖然傷口有點點大,還有點點深

但是我懶得縫合了

也就這樣吧

被切了的我自嘲的想著

拿出止血凝膠塗抹于傷口之上

再緊緊用紗布裹上

又是手嘴並用

終於將傷口包扎好

我只能說…

這! 刀! 太! 狠! 了!

What Ever

反正切都切了

讓我們來談談標題

—————————-
什麽是萬分之一的幾率?

就像有一天我出門去撈螃蟹

但是半路發現我的豬隊友沒有帶蟹籠

於是我們只好回家拿蟹籠

坐在沙發上的我想著

既然連上了WIFI

那麼倒不如刷刷微信

於是Dave給我彈了一個對話框

“Cove有把MarcinS趕緊去”

很清楚的記得那時是十點二十六分

看到這條消息我一個激靈

心中千萬草泥馬狂奔

“終於給老子等到”

然後十點二十七我已然將其買下
我想

如果沒有我的豬隊友

如果我們重新買了個蟹籠而不是回家拿

如果我沒有連WIFI刷微信

如果Dave早睡了沒看到

如果…

—————————-

這就是萬分之一的幾率

我一直相信

買刀靠緣

緣分到了

那麼總能拿到

而這一次的緣分,是濃濃的兄弟情

Dave說

一看到馬上就給我發了微信

要不是打不通我電話就給我打電話了

話里行間的那份真心,不必多言

看到這些

真的非常感動,非常開心

如果在玩刀的路上少了這些兄弟的情誼

或許,我會感到索然無味

或許,我會中途放棄

沒有相互的猜忌

沒有所謂的嫉妒

有的是看到對方拿到好刀時發自內心的欣喜

有的是一起分享快樂的心情

一路走來

感謝有你

标签:

分享至 /
 
  

  1. 聂楠 2014-12-2 23:30 #1

    在哪买的?

  2. 孤独的海怪guai 2015-6-17 00:57 #2

    请问购买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