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主义启示录

 炫风  评论已关闭  3615

  7月28日,南京因管道泄漏发生大爆炸。
  “你相信2012(末日灾难)吗?”如果答“是”,那么,
  ——“真的发生了,你会怎么办?”
  这可能是我们这两年谈论得最多,而且百谈不厌的问答题。它带着世上最多的假设,以及随之而来的最广泛的可能性。或者你可以用调侃、想象或者其他方式去应付——譬如说把钱花光,或者挖个地洞钻进去,但你未必真的相信,这就是正确的答案。
  在各种影视与文学的想象里,不可抗拒的灾难呈现出各种各样的面貌,就如同这星球上不断发生的各种危险,不约而同地集体爆发。狂风与洪水,流行病和化学泄露,恐怖袭击和边界战争,甚至是剧烈通货膨胀引起的骚乱——如同我们每天在新闻中读到的那样。
  不得不承认,新闻报道描绘的世界,其实就环绕在我们身边,我们却经常无法预知它何时发生。最新的恐惧点,是那条导致南京大爆炸的丙烯管道,在两个月前就已经被挖断过,但在其周边的拆迁一直未止,丙烯管道再次被挖穿,于是剧烈的爆炸,瞬间吞噬了13条生命。
  汶川、玉树、海地,地震灾区剧烈的伤亡至今历历在目,地震波甚至震晃了北京和上海,让都市人见识到自然灾难的巨大威力。正在肆虐中国南北的洪水,已经使总计800多人丧生,而化工原料桶因洪水而飘荡在松花江上,让人们继续提心吊胆。在干旱、酷热和严寒中,人们交口相传——似乎从没有这么多灾难在地球上集中发生。
  在人类的历史上,核战、经济衰退、千年虫、恶性流行病、恐怖活动、全球变暖等末日阴影相继笼罩;突如其来的事故,也可能让个人置身于极度不安全的境地。让都市人感到不安全的还有日趋恶化的都市生存环境——金融危机、犯罪、食物毒害,通胀和蜗居的恐慌,使人们对未来的安全更加敏感。
  在虚构的故事里,都市人用各种戏剧化的方式去应付这一切,譬如电影《荒岛余生》中,飞机失事后幸存的汤姆·汉克斯,在荒岛上像原始人般钻木取火;在热门电脑游戏《求生之路》中,主人公在失陷的都市中要用平底锅这样的武器与感染了病毒的人类作战。甚至,男女主角会在末日的冒险中产生爱情。
  但现实世界并没有那么诗意,尤其在都市人之间。根据《南都周刊》记者的群访调查,大约有60%的受访者承认自己对灾难性危险“不准备或没有准备”,只有10%的受访者认为“在灾难来临之前制订撤离计划和路线”,另外10%的人士准备把灾难来临前最后的时间陪伴亲人。
  事实上,生活在大城市里面的人们,更容易受到灾害的威胁,这都源于技术的复杂性和现代社会的相互依赖性。譬如,电力中断会意味着城市供水系统也将停止工作,手机也失去了信号;另一方面,打猎和捕鱼,乃至自制流星锤这样平时只在影片中欣赏的技能,在重大灾难来临时却是救命稻草。
  在调查中,《南都周刊》发现大部分受访者在遭遇地震、通信中断或者疫病征兆等状况时,都选择保守的求生方式,那就是“呆在家里”;他们会告诉记者,会非常注重与外界的沟通,并选择手机作为重点联系的工具。对于逃生、急救、对付暴力等各种技能,大多数人都没有即时应对的意识和方法,乃至训练。
  事实上,当灾难发生时,最有效的获取信息的工具应该是短波无线电收音机,还有原始的声音信号、光信号、文字信号、烟火信号等等。手机与有线电话在灾难中是最脆弱的(一般都已经中断)工具。即使没有任何装备,制作工具,收集食品,利用环境的一切可利用因素,这却是都市人在极端环境下失去的能力。
  不过总有人会有所觉察,并提前准备。在欧美,在中国,有一群潜伏在市井中的生存主义者,一直在不断地“武装”着自己。他们把都市人不安全感发挥到极致,生存欲望强烈,并且思行合一的实践者——“只要活着,就绝不放弃活下去的希望。这是生存的前提,无论面临着什么样的困难,都绝不放弃。只有有了这样的信念,才会有机会生存。”
  在《南都周刊》的报道中,生存主义者们信奉“除了伤害别人,以任何方式生存下去”;他们认为,除了作物质上的准备,生存主义者最终要的还是要具备一个“生存主义者的脑子”,以一个生存主义者的思维方式去处理面临的灾难:政府的援助是否值得信赖?没有能力是否仍应该帮助他人?……这些看上去都非常虚渺,但在各地纷至沓来的灾难中,立刻会变成现实的问题。
  生存主义者们的行动和思考,恰恰是一直生活在高楼大厦中的城市人早早遗忘的东西。食物、装备、通道、空气、饮水、药品这些关系到生存的必需品,家里应该储存多少?我们平时有没有未雨绸缪的方案?譬如共同策划出一些生存方案——“如果我们必须撤离这座城市,而所有高速公路都被堵得动弹不得,那该怎么办?”
  生存主义者们的实践,更能令都市人深省的是,当都市人遭遇灾难时,他们的价值观将会发生质的变化,就如同电影们刻画的那样,利益斗争,自我标榜,利他主义,对政府的信息如何取舍,一切都会互相碰撞,而我们却从来没有过预期——除非我们真的遇到了灾难。
  1279人
  2010年2月27日
  智利发生8.8级大地震,并引发海啸。最少1279人死亡或重伤,200万人流离失所。
  40人
  2010年3月29日
  莫斯科地铁发生连环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造成至少40人死亡,逾百人受伤。
  230人
  2010年3月-5月
  泰国反政府联盟示威,在曼谷金融中心连续发生手榴弹攻击事件。在“红衫军”与泰军的冲突中,至少30人死亡,230人受伤。
  8000万
  2010年6月以来
  长江流域洪水不断,截至7月25日,受灾人口近8000万,至少300人因灾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达418亿元。
  9100立方米
  2010年7月3日
  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渗漏,9100立方米酸性含铜污水排入汀江,下游死鱼数百万斤。
  27人
  2010年7月15日
  伊朗清真寺被炸,27人死270伤。
  1500吨
  2010年7月16日
  大连市大连湾附近输油管道发生爆炸,泄漏到大连海洋的原油超过1500吨(最近专家估计或有6万吨)。
  数百人
  2010年7月28日
  南京栖霞区废弃塑料厂因丙烯管道泄漏发生大爆炸,周边多处建筑倒塌,数百人伤亡,全城有震感。
  3000只
  2010年7月28日
  吉林市发生特大洪水,洪峰将两家化工企业的库房冲毁,7000只左右的物料桶经温德河流入松花江,其中3000只装有甲基氯硅烷等危险化学品。
  25人
  2010年7月30日
  长春市连续发生4起天然气爆炸事件。事件共造成1人死亡、25人受伤。爆炸原因疑为天然气泄漏。
文 _ 炫风 实习生 李先煜 蒋逸羽

(原文来自:http://past.nbweekly.com/Print/Article/10915_0.shtml)

标签:

分享至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