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 “野宴” 时光

 GearKr  4  3639

距离拿到这套锅具已经28天了,随着我摩旅到了云南,这套锅已经用了不下5次了,我并不懂锅具,只是会点摄影,此刻我正在云南临沧的一处万亩农田之中,周围是成片的甘蔗林,远离城市独享着一份宁静,倒是很适合写下这篇测评。
一个煎锅,一个炖锅,一个茶壶,两只红碗和饭刷,这便是全部了。
这个大炖锅我主要拿来煮饭,五个人的分量应该是够的。
柴火炉煮饭真的很香,柴火是下午砍的松木,淘米加水,快熟的时候呢加入事先切好的腊肠,完全煮熟后再小火闷个七八分钟,最后再加一把柴,这一开锅那个香味儿啊……
真是……光闻着就饿了!
有一点要注意的是半生不熟的时候要搅拌,不然还是有点粘锅的。
这个锅虽然不是钛的,但纹理我还挺喜欢的,当晚还作了很多饭道菜,名副其实的“野宴”。
那这个 “宴”字怎么理解呢?
下碗面垫巴垫巴肚子那能叫“宴“吗?
不能!
那你说我再加俩儿蛋,再捎两把菜叶子搁里头那能叫“宴“吗?
也不能!
那啥叫“宴”呢?
“宴”它得豪华,它得五花八门,它得拿得出手,得上的了排面儿!下一碗破鸡蛋面儿你好意思发朋友圈吗?   不能,你保准儿得臊得慌!今儿个我让你们瞧瞧啥是        “宴”!!!
这就是一部分啊,其它的刚出锅都没来得及拍照都抢没了。
你肯定要问了,炒菜为啥不用“野宴”的那个煎锅了,其实就是我舍不得,那柴火炉一顿饭做下来锅底不都成黑驴蛋儿了,新锅子可舍不得,煤气灶就没这顾虑。

这煎锅大小还挺合适的,煎三四个蛋没啥问题,眼睛尖的朋友可能注意到了我这每盘菜里都有蛋,是我厨艺不精只会煎鸡蛋吗?
当然不是, 我属鸡,作为一只公鸡我命里缺蛋!
正所谓缺啥补啥,希望各位理解,那说到这一顿饱餐之后最想干点啥儿?
当然是砌一壶茶啦!
水是从旁边水洼里取来的水,用净水器净化后便可以正常饮用,来一把上好的(什么茶来着?)茶叶,水开后放入茶叶滚上个两分钟,
一杯解油腻,
两杯顺肠道,
三杯……还三杯,你也不怕半夜起来撒尿找不着裤子。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是这样,其实锅具什么的都不重要,约上三五好友,带上帐篷,带上食材,你来做饭,我来砍柴,摆上精致的小夜灯,坐在漫天的繁星之下烤着篝火,你一句我一句,你喝了不少酒说了点不着四六的话,我吃的美了,躺在地上哼了两首小曲儿,一觉睡醒打开帐篷就是暖暖的阳光。
 “火枫”——你的移动厨房
标签:

分享至 /
 
  

  1. 曾经有个死美工 2020-1-26 00:18 #1

    那个石膏像……广美毕业展拍的对吧???

  2. Jay 2020-1-26 22:34 #2

  3. 尼克斯基•普罗特夫 2020-2-5 23:23 #3

    那个炉子是什么

  4. Jay 2020-2-10 01:39 #4

    柴火炉,同事自己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