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别人面前假装自己真的很懂超级真菌”大作战

 Old stories  评论已关闭  2867

部分资料来自—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

没错还是我,最近大家都在谈那个,额…你们管它叫超级真菌?各种奇奇怪怪的言论都出现了啊,什么僵尸入侵的前兆啊(喂,为啥什么情况都能想到僵尸哎?)之类的,就让人很火大,那么一不做二不休,今天我们就来唠唠这个超级真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啊嘞,这个所谓的超级真菌吧,人家是有名字的,它叫“Candida auris ”翻译过来就是耳念珠菌,说到念珠菌家族,大家一定不太陌生,尤其是白色念珠菌,能让别人的哔(消音)发出鲨鱼死在海里的味道的神奇微生物。这个耳念珠菌虽然和它的老哥老姐们同属一个家族,而且在感染后症状方面也与其他念珠菌在一定程度上相似,但在很多方面还是有些许区别,比方说…它不大可能被一管明舒止痒膏收拾掉。

这里说一个公认事实,耳念珠菌这个神奇的生物,不是最近才跳出来的。早在2009年,研究人员就成功地从本子的一位70岁的东京妇女的外耳道里成功把它分离出来了,耳念珠菌由此得名。而在同年南棒子也报道了15例慢性感染,在2011年他们还确诊了血液感染案例。出了这种事,大家当然要好好调查对吧,于是棒子回去对比了以前的疑似案例,最后震惊地发现——这玩意儿在1996年就被识别过了,只不过当时中招的是个孩子,大家也没当回事。随后耳念珠菌同志就像可口可乐一样开始周游世界,印度、南非、科威特、马来西亚、腐国、巴基斯坦、肯尼亚、挪威、德国、阿曼、西班牙、以色列、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巴拿马、巴西、中国、北美地区都发现了它的踪迹。所以,要是有人说这是最新的生化武器爆发啥的,叫他出走廊罚站就好了。

另一方面,虽然耳念珠菌是很顽强不错,但也没必要一出场就给它放Avalon啊,上一个究极生物已经变成太空垃圾了喂!这东西完全不是无法防治的,医学上对“超级”细菌/真菌的定义和有些人想的可能不太一样,人家的正式名称叫“multiple resistant bacteria”,翻译过来就是多重耐药性菌,看这个名字是不是感觉理性多了?事实证明,有不少手段都能有效干掉寄生在病人身上的耳念珠菌,尤其是在感染初期的时候。有一个鼻内感染的案例,病人口服制霉菌素、涂抹鼻药膏、并连续使用氯己定洗鼻后,问题解决了。而在感染的早期,采取治疗手段便很可能将患者治愈,唯一的问题是当今的医学系统还不能完美识别这种病原体,导致耽误治疗时机,当然在媒体大肆报道后搞定这件事也只是时间问题。

啊对了,上次谁说它无法被常规消毒剂搞定来着?现在已经证实,最常用的氯基消毒剂、过氧化氢、过氧乙酸、乙醇(这个效果弱点)、戊二醛都对耳念珠菌有效。除了这些消毒剂,254mm波长的紫外线照射20分钟即可起到一定的杀灭作用,可以作为辅助控制手段。而在另一些研究中。碘伏和乙醇洗手液在手部清洁方面被证实十分有效,所以要不要买两瓶3M爱护佳玩玩?

在另一方面,耳念珠菌的致死率是多少来着?某些媒体说的好像是60%,这个数字好像逼近埃博拉苏丹型了哎,然鹅这个说法不是特别严谨啦…这得看地区的,在南非和以色列,耳念珠菌感染造成的粗死亡率大概在33%左右,而亚洲、北美的报告显示,侵入性感染的致死率要超过50%,看来这次幸运女神没站在我们这边啊。不过也别那么悲观,因为遭受耳念珠菌侵袭的人群基本都是早产儿或低出生体重儿以及老年病患者(他们经常躺医院,中招的概率更大)这种免疫能力低下的人,而一般通过路人的免疫系统就足够把耳念珠菌这种欺软怕硬的东西摁在地上锤。

总的来说,虽然这东西是有点吓人没错啦,但也没必要杯弓蛇影胆战心惊,它距离毁天灭地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要是真的害怕这个东西的话,就像医生建议的那样吧,经常用肥皂水或乙醇洗手液洗手,注意个人卫生,做到这些就能有效预防潜在的耳念珠菌感染(再说它的菌株又不是满地都是)。嗯,大西同学出去走廊罚站,这次就是这样吧。

标签:

分享至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