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记忆—七喜桃

 七喜桃  1  3398

今天不知怎么的,忽又想起了她,那个远方的她。多年过去了,她如果有孩子的话也长得很高了。当时她的年龄该是多少呢?16?18?
那是在遥远的内蒙古荒漠。路边的几家农舍,稀稀落落的白桦树,羊圈里温顺胆小的绵羊。除了天是蓝色的,地上的其它东西都蒙上了土黄的沙尘。

她倚在自家院落低矮的墙头上,好奇的打量着同样好奇地四处拍照写生的我们。记忆中再没有其他当地人,是都去放牧耕种了吗?可周围一片荒漠,又有什么地方能耕种、收获呢?
“你们从哪儿来的?”记忆中她忽然笑着问道。
“好远啊!真羡慕你们,可以到处走!”听到我们的回答,她喃喃道。
不擅与陌生人打交道的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走开了。然后我们坐上大巴离开,她只是沿途一处小小的风景。

现在,我总在想,当时如能多聊上几句该多好啊!聊聊她的生活,她面庞焦黑,干涩的头发乱糟糟的,衣衫破旧。能进她家里看看她在过的日子。她是否自己织布做衣?有没有厌倦那片荒漠?或许我们可以交换身上的小东西作为礼物,然后快乐的合照留念……
这感觉让我想起《天上的星星》里阿拉伯女孩和以色列女孩在两队难民中的小小碰面。她们在练习本上交换了各自的签名,然后再没遇见。
想起她,不知怎的让我在疲惫的时候有了力量。她所在的遥远荒漠中的小房子,像一座孤岛,藏在我心里,是一种养料。
“在这个多重平行宇宙里,所有可能的事都一定会发生。”那么或许在遥远的另一个宇宙,她就是我。

标签:

分享至 /
 
  

  1. 京味鲁爷王小邪 2018-12-30 14:00 #1

    小姐姐文采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