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布线的迷失小记

 JesicaNorce  4  3268

七喜桃 由最近小足球队员救援的沸沸扬扬,回想起我在船底顶夜晚迷路的经历。这种经历一次足矣,刻骨铭心。必须总结一下经验教训,也算是给其他同学的一个警醒。

话说那次到船底顶走的是普通级别的大布线。从上斜村重装到达新洞营地,卸下装备轻装登船顶返回,第二天重装到大布镇。按走过数次变态线的老驴说法,这个算是很轻松了。 早起重装,到达新洞营地已经是10点多,据说之后轻装路线长,估计到走到天黑。为了赶天黑前回来,大家都赶紧开帐篷匆忙收拾下就出发了。

那天山上雨雾纷飞,气候凉爽。因为据说有补给点,我想着2升水够了,临走还把一瓶宝矿力放下。S更是只带了0.8升水。 团队用了大概6个小时走到船底顶山脚。我和s水袋的水已经所剩无几,如果登顶的话又要消耗不少水量,而S更是在路上重重摔了一跤,于是两人没有继续登顶。 当时也不敢喝溪水,怕闹肚子。幸好后来回程时遇到店家各自买了一罐可乐解渴顺便补充糖分。(这罐可乐太有用了!起码解决了之后3小时的口渴和能量。)

等到其他队员登顶下撤后,已快下午3点。大家开始往回赶。 这里其实很想提出疑问,为何领队一定要登顶?如果是商业队一般会规定一个下撤时间,只要到点无论到达哪里必须立即返回。而我们这支多数由强驴组成的队伍却没有这样的考虑。这时距离天黑只剩大概4小时。如果走到最后那个大坡需要摸黑下的话会非常危险。因此我和s心里都有点着急,加快了脚步。其他人却貌似没这样的担忧,有的还在拍照。 到达最后一个下坡已经7点,居然还有日照。当时夕阳西下,美极了。可我同时想到的是离天黑可能只剩30分左右。后面领队已经不只一次叫我们等等大部队。可当时想着已经能看见营地了,20分钟就能到达。而且s的手表有返航功能,按着走应该没问题。跟着往右拐一头钻进了密林。(事后才知道那里的分叉口最容易迷路……)

我们一直按照gps表的返航功能找路,但却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开始记录的地点是早上出发的上斜村,所以它一直指向上斜村的方向……而上斜村位于营地的右边方向,导致我们一直偏右走。(过于依赖导航。) 一路上都有驴友留下的红丝带令人有走对路的错觉。又走了一段,直到过了一条小溪,s才开始对路线有怀疑。他到高处往下一看,原来我们已经快走到早上重装时经过的湖泊沼泽了!这么说我们已经偏离了营地的方向! 这时天色已经很暗了。我们打开头灯立即往回撤,心想能赶上其他队员经过。可等了一段时间也没有人,估计大家已经都回去了。 该怎么办呢?原地等待吗?其实最好是这样,因为这时我们离营地已经很近。如果他们来找人的话很快就能找到。可人一旦慌张起来总想做点事情改善境况。眼看着天要黑下来了,在大坡度的密林里总觉得不安全。S提议不如下到湖那边找路兜回营地。(而我没有坚持原地等待的想法)因为在山上俯瞰下来,那里离营地就隔着几个小山头。而且我们上午才刚走过,应该还有印象。 这时S大声呼喊,听到有人回话的声音,方向却是我们走错的那个地方。带着疑惑我们找到两个重装的驴友。原来他们也迷路了,他们是从船顶下来打算走去上斜村的。上斜的方向我们倒是知道……指了路给他们后,我们就往湖那边下山了。

其实我还在考虑是否要问他们借点水或食物,这可能是我们遇到的最后的人啦。可人在这时候,口不渴,腿不累。之前下坡虐个半死,现在紧要关头整个人精神得很,警觉度大大提高。估计是吓出来的…… 下来才发现远望很矮的小山头走到近处根本不是那回事。特别在晚上,就算用上强光电筒也完全辨认不出来哪是哪。

我已经很小心,出发的时候特别问领队要过轨迹。可我们的队伍却不是按现有轨迹走的!而我自己之前在营地出发时太匆忙,居然居然没有看一眼营地的方位!这是个致命的错误。连营地在哪都不知道,怎么找呢? 所以无论跟什么队伍,在出发前一定要弄清楚路线,不能迷迷糊糊跟人走。 其实平时也有刻意学习一些户外知识。比如方向定位、野外求生、急救护理,越野包再满也带够了强制装备。 但在那个moment,如果不是用户外助手之类的导航软件快速确定自己的方位和查找轨迹,晚上要想单靠地图指南针来定位真是非常困难。观星?只能呵呵了。特别对我们这种没什么经验的人来说。天一入黑就像瞎了一样。强光电筒只有大概20米的照射距离,电筒以外的世界黑麻麻一片。 剩下的只有偶尔几声咕咕叫,还有蝉的呻吟。切身体会什么叫荒山野岭,什么叫度秒如年。 跟队友的熟悉和默契的重要性体现在这样的关键时刻。S擅长逻辑分析,由他来定方位,找路线。我则擅长图像式记忆,有些地方被山丘遮挡不知该选哪条路的时候,凭着白天的印象和拍摄的风景、合影来分辨分叉路口和地标。而且大家对彼此的体力状况和抗压能力都有所了解,都知道不至于崩溃。

心里已经在盘算在哪过夜的问题。S的意思是找到位于我们西南方的一个岔路口。他按手表和软件地图对照推断那个最有可能是营地。就算找不到营地,在三叉路口也最有可能遇到人。目前至少每人有一件雨衣,不至于严重失温。有听到流水声,见到溪流,起码渴不死。一晚两晚也不至于饿死。 只是忍饥挨饿事小,面子的事大。第一次走个正儿八经的两日线就闯祸,简直了…… 我已经默默的起好标题,应该叫“俩游客大布轻松线迷路,搜救队连夜出动”,好吧,起码比星x线或者东x涌迷路要好听些…… 挣扎到一个山凹的时候,我猛然发现这里就是白天拍照经过的火烧山!太好了!接下来就到了白天走过大家都很嫌弃的烂水渠。水渠依然飘着浮油,灯照着有点发黄,但它是多亲切啊!之后就远远看到岔口的路牌了,还没到路牌处,就见到营地的点点灯光! 这时营地人声鼎沸,数只电筒在寻找着我们。S大喊“不用找了!”我们飞快赶过去……

(白天留影的火烧山)

回想起来是有多幸运。幸好那晚有充电宝在身上。幸好还有头灯、强光电筒、指南针、雨衣、吃剩两口的面包。幸好那里常年溪水漫溢不缺水。幸好那附近地形相对简单,只是一个环线,不会走个三天三夜都出不来。而且早上我们才刚走过留有印象。幸好平时多多少少有研究过户外知识,至少没那么手足无措。幸好两人都是越野跑的,还有充足的体力不至于在一整日的奔波后累垮…… 太多幸运的因素才没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 现在想来真是后怕……

第二天领队立即调整了策略,严格执行领头和收尾制度,但即便这样也还是会出现领头部队走太快,中间的人不会路而走岔的状况。所以说户外活动,风险自担。跟什么队伍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只能多学多长心眼。

另:最近听说某跑团要组团跑大布环线,而且是无后援自补给……只能说越野跑的人都胆大。 跑越野的多数跟我一样从路跑转过来,很多都不太懂户外知识。而且越是精英跑者由于精力的不可分散有时似乎更依赖别人的服务。 只要跑起来队伍就会拉很长,肯定会分开不同配速的小集团,中间是看不见前面人的。看看几百人的越野赛就知道。一进山里人影都不见了。而“十船九雨”,船底顶附近常年又雨又雾,很容易迷路。如果落单就很麻烦。 而且越是轻装越危险。由于身上带的东西有限只能靠速度搭救。一旦失去速度优势,迷路或者出现状况,吃的喝的能支撑多久? 后来估计也是考虑安全的因素没有成行。 其实只要有较好的后勤保障我倒是很希望再去跑跑大布。看多了亚热带雨林,对高山草甸有种新鲜感。望以后船底顶能举办一场真正的越野赛。

标签:

分享至 /
 
  

  1. 曾经有个死美工 2018-7-23 14:30 #1

    地图不能放大缩小有点惨啊。。。。

  2. 七喜桃 2018-7-23 15:28 #2

    对啊,不过是旧表了

  3. 曾经有个死美工 2018-7-23 19:50 #3

    有个跑友有同款,说能放大一级

  4. 七喜桃 2018-7-23 21:01 #4

    我朋友的,我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