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枪击:教会孩子们如何在枪击事件中生存

 V.  评论已关闭  1903

今年2月14日下午2点 佛罗里达州珊瑚泉的马乔里·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再次将有关枪击事件频发和枪支控制的辩论推到了风口浪尖。

像之前一样,民主党人和其他自由派人士谴责枪支管制法,呼吁严格控枪,指责共和党和步枪协会的“常识性枪支立法”,间接帮助枪击者“扣动扳机”。当然,自由党总是忽视背后真正的问题——枪击者的精神健康问题,但这并不符合他们的立场。到目前为止今年发生了18起校园枪击事件,但是关于这个数字,必须要基于事实解释一下:

 

其中两人是自杀;

三次是个人之间的分歧;

一次是意外走火;

8次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如果这么看,我们只剩下四次造成他人伤亡的学校枪击案了。虽然4次仍然太多,但比迈克尔·布隆伯格的《 城镇枪支安全》(Everytown for Gun Safety)和左翼媒体提出的18次看上去好些。他们应该更加尊重事实一些才对。

 

但是,我们面临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太多的枪击发生在学校,学校被选为目标,主要是因为它们是“禁枪区”。超过98%的枪击事件发生在禁枪区,尤其是学校。在这一案件以及许多其他案件中,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似乎是嫌疑人是该学校之前的学生,虽然已被开除。所以这次枪击事件也有当事人报复的成分。

 

/有关枪手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这些枪手都有类似的特征——有精神问题的孤独者。他们把自己的行为看作是对社会的一种报复,因为社会排斥他们,忽视他们。然而,由于某种原因,我们似乎从未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于是乎,另一场大规模的枪击事件发生了,对于枪手的“画像”也是类似的,本身对枪击案件处理也没有任何不同的做法。

 

这是你应该首先教给你的孩子一些事情。每个孩子在学校看到的“那个古怪的孩子”,通常被称为“孤独者”,但没有人跟学校报告。然而,这是在制止今后类似事件方面非常重要的第一步。学生需要向学校报告这些同学;特别是报告与这些人的任何奇怪对话以及他们对武器、杀戮和流血的迷恋。如果一个符合这个特征的孩子似乎对其他大规模枪击案非常着迷,你可以相当肯定他们正在成为下一个凶手的道路上。

 

枪击事件通常都是精心策划的,枪手可能会花上一年的时间来策划他们的行动。由于计划时间过长,他们很可能在这段期间会说一些可疑的话。只要有人注意他们说了什么,就可能阻止其中一起枪击事件的发生。

 

向你的孩子询问有没有类似的情况,并告诉他们向学校老师和校警报告这些活动。他们还应该向作为家长的你报告,这样你就可以要求学校对可疑的孩子进行评估。因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好办法是解决精神健康问题。

 

 

/校园安全

 

我认为,即使是一次这样的枪击事件也是不能被接受的。作为成年人,不能保护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社会就存在很严重的问题。而且到目前为止,所采用的方法都不起作用。我至今还没听说过一个案例,靠金属探测器和“零容忍政策”可以成功阻止一场校园枪击事件。那么是什么让人们认为这些方法就能阻止枪击事件的发生呢?

从统计上讲,加强枪支管制只是为了确保人们不能保护自己。以色列的教师经常携带武器,他们没有这个问题。这是否意味着武装我们的老师可以预防校园枪击事件?当然不是。但这将使学校里有武装受过训练的人员,能够对枪手做出反应,速度要快于警察到达的速度。一些学区已开始允许教师和行政人员隐蔽携带枪支,并进行适当的培训和发放执照。这种方式并没有持续足够长的时间或足够广泛以证明它的有效性,但它是一种威慑力量。

 

这些杀人犯选择学校是有原因的;学校是没有枪支的区域;因此,让这个原因不再成立显然是一种威慑。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看到统计数据来证明这一点,但这并不意味着威慑不存在。

 

关于学校里的武装警卫人员,有人建议雇佣退伍军人为学校的武装警卫。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因为他们不仅接受了训练,而且总的来说有道德、勇气和责任感来冒生命危险以保护我们的孩子。

 

此外,学校需要随时可将教室的门从里面锁上的安全锁。在过去几年中,已经为此目的开发了许多不同的装置。虽然这样有无法逃离房间的风险,但确实有助于阻止枪手闯入。这足以保护我们的孩子不成为攻击目标。

 

我需要指出,许多安全专家反对安装这种锁的想法。他们有三个基本论据来反对这种措施:

 

1.枪手可以把自己锁在教室里,把孩子们和他们关在一起。

2.警察无法通过这扇门来清理房间,也无法对付锁在房间里的枪手。

3.孩子们遇枪击难以逃跑。

 

即便如此,如果我的孩子还在上学,而学校没有这样的反锁装置,我将通过家长教师协会,努力筹集足够的钱来为学校购买这些东西。最终,这将比试图让学校拿出预算资金更容易,而且可能也会更便宜。

 

最佳情况是,在全校安装电子锁系统,使学校能够进入封锁状态,同时仍然允许警察和其他执法人员进入教室。然而,这将是一个昂贵得多的解决办方案。

 

/孩子如何自我保护

学校有责任在学生们上学期间保护他们,大多数学校会认真对待这项责任。然而,他们倾向于自由党的思路来思考这件事。这种思路核心是让警察或校警有机会逮捕枪手和保护学生。

 

对一些人来说这听起来不错,但在一所校园很大的学校里,要找到一个行动中的枪手可能需要时间。根据枪声寻找枪手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尤其是在室内。声音会在大楼里回荡,在警察搜寻枪手的过程中,会有许多误导元素影响警察。同时,枪手正在向学生和老师射击,不断增加受害者的数量——这是你需要关心的问题,以及你的孩子在那些可怕的时刻到来时能做些什么。

 

要对付一个枪手,一般来说有三步行动可以做:

 

逃跑、隐蔽、搏斗

 

学校的紧急对策和办事流程会严重影响孩子执行这3个步骤的能力。他们将被要求服从他们的老师,而老师也是服从预案流程以及培训。

 

让我在这里说一些可能引起争议的话——你的孩子保护自己的重要性高于他们服从老师的重要性。换句话说,如果你对他们进行了适当的培训,他们发现有机会做一些能增加他们生存机会的事情,那么不管老师怎么说,他们都应该去做——只是,在允许他们这样做之前,一定要确保把孩子们训练得很好。

 

/逃跑

如果可能的话,逃离枪击现场可能是保护自己不被一个枪手发现的最重要手段。然而,在逃跑之前,重要的是让你的孩子知道开枪的人在哪里,这样他们就能对往哪里逃做出理性的决定。只是跑是没有价值的,而且很可能使他们成为目标。逃离枪手的射击范围才可以保护他们。

 

任何时候,当一个人要逃出枪手的射击,他们必须确保他们的逃离方式不会使他们成为一个容易射击的目标——射击一个径直逃跑的人相当容易,但是射击正在穿过你视线的人相对较难,也很难射中Z型奔跑的人。

 

学校的预案很可能会规定学生们在特定的地方隐蔽起来,所以这可能是你的孩子为了保护自己而不得不违背老师的命令的时刻。作为家长,你需要支持这个决定,并保护他们免受任何纪律处分,不管他们是对还是错。你委托学校为孩子的安全做出决定,所以你必须支持学校的决定。或者,不要给他们这种机会。

 

/隐蔽

学校的预案很可能会要求孩子们就地隐蔽。可问题是,学校里很少有地方可以提供足够的防护,挡住乱飞的子弹。即使是砖墙也不能阻止步枪子弹,而更大口径的手枪子弹也能穿透它们。

 

一般家具什么也做不了,钢制家具也不行。

 

隐藏核心目的是不要让自己成为射手的目标。只要你的孩子躲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这本身就有价值。

这些枪手希望看到他们的受害者死去,所以他们不太可能因为可能会有什么人藏在壁橱里而向壁橱门开枪。

 

/搏斗

对同样携带武器的人来说,这是显而易见的解决办法。然而,我们的孩子不被允许携带武器上学。所以,除了在一些大学里,他们被剥夺了基本的自卫权。

然而,学生们仍然有反击的可能。这是有风险的,但是坐在那里等着挨枪子也是危险的。一些学生向枪手发起冲击并把他扑倒在地。在这种情况下,枪手可能会射出几发子弹,造成一些攻击者受伤,甚至死亡。但枪手很难杀死所有攻击他的人。所以,最终,好人会赢。

 

请注意,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出于这个原因,我从不建议去寻找枪手并对付他们。然而,如果枪手碰巧进入橄榄球队更衣室去杀人,这些队员一定要运用他们的技术和身躯(与其搏斗)。

 

/防弹

还有一件事,你的孩子可以保护自己,我个人强烈推荐。就是在你给他们买的背包里插入防弹板,让他们每天背着上学。防弹板有不同的大小和形状,以适应各种不同的背包。你可以以130美元以下的价格买到大部分规格的防弹板。

 

大多数防弹板被确定为III-a级防护等级。这意味着,除了FN 5.7之外,他们可以阻挡几乎所有的手枪子弹,但它们不足以抵挡步枪子弹,确保你的孩子知道这一点。不要让他们尝试做英雄,要认为枪手们是不可战胜的。

 

在发生枪击的情况下,你的孩子应该把他们的背包反过来背在胸部,因为他们很有可能是面对枪手,所以这让防弹钢板提供了最好的保护。如果他们逃跑,他们应该把背包背在背后,因为他们更有可能从后面被射击。

 

纸也是有效抵挡大多数手枪子弹的材料之一。所以,如果你的孩子的背包里没有一个防弹板,但是有很多书也是可以,他们还是应该把书包背上。虽然不能保证能挡住所有子弹,但挡住子弹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作者: Bill White 原载:Survivopedia)

 

 

/译者后记:

 

虽然枪击案离国人有点远, 之前针对学生的暴力案件发生过之后,大多数学校都配备了校警保安等,可能对送孩子去美国上学的家长们有点借鉴意义。 后面的逃跑、隐蔽、搏斗也是老生常谈,不过个人觉得作者提出的最有借鉴价值的一点是: 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好办法是解决精神健康问题。学生也好、成人也好,对于这些人要有识别和躲避的意识。事实上,抛开校园这个局限,心理问题和激情犯罪的血腥案例国内也有几起,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当然,如果在一个人员流动率很低的特定场所,比如学校,任何心理问题都是可能被事先察觉的。

 

19岁的犯罪嫌疑人Nikolas Cruz,当地警局曾接到多起关于他的报案电话,他还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关于枪支的信息。

 

该校15岁华裔男孩Peter Wang(王孟杰),在枪击事件中挺身而出,撑住教室大门让同学们成功逃离,而自己被歹徒子弹击中牺牲。Peter生前是学校“预备役军官训练团(ROTC)”学员,毕业后准备参军;梦想是考入西点军校。事发当天,他穿着军装。

目前已确认他将在美国以军人荣誉规格下葬。

 

翻译此文,哀悼,以及向少年英雄致敬。

 

 

标签:

分享至 /
 
  

评论已关闭。